会员登录免费注册

账 号:

密 码:

 忘记密码?点击找回

 免费注册 成为我们的会员

使用合作网站账号登录:

 新浪微博|QQ登录

石山青 官方网站 +收藏:http://shanqing.orgcc.com

实名认证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艺术资讯 正文内容
峡谷笔记
2010-03-22    浏览(307)    作者:石山青    

1、毛白杨
谷底河的南边,长有许多毛白杨。这些树出奇的高,比平常见到的高出一倍了,长得像是要越过两岸连山。它们的叶子已落尽,太阳斜照下,光秃的枝干泛着白光。寒风吹过来,毛白杨伟岸的身躯纹丝不动,只有树梢微微地摇动。

我仰头看那树梢,却看见南边山崖上长了几棵低矮的灌木,在风里七扭八歪,还有些野草在迎风而舞。那里是毛白杨毕生都到不了的高度。

2、岩松
在石缝里发芽的种子,只能长得曲曲折折,歪歪扭扭,不然随时就会掉下山崖。几百岁了,还是只有指头那么粗,叶子也不敢茂盛。水分和养料都是来自天空的雨和风,一点点儿也不能浪费。必须精密地计算,让光合作用的速度与水分和养料的供给达到平衡,才能在岩缝中安全度过漫长的冬天,迎接生命里的又一个春天。

3、山崩
峡谷边齐整整的崖壁上长出了一棵榆树。它大约有几百岁了吧,斜倚着出来,与山崖形成一个60度的角。崖体从它根部向不同的方向迸了三道粗大的缝,这几道缝渐远渐细,慢慢地就消失了。对一个巨大的山崖来说,这算些什么呢?犹如人脸上几条皱纹罢了。榆树长得越来越茂盛,伸出崖体的树干根部憋成半米长,水桶那么粗,远看如一不屈向前的牛头。几年来,它一直是让人们赞叹的生命力坚韧、强大的奇观。
今年春天雨水足,榆树长得更旺。夏季涨河时,那个崖体塌方了。大水退后,山崖凹进去一大块,崖跟还留有几块巨石;那棵榆树的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来。

4、水藻化石
有一条小渠,顺着北边崖跟凿开,汨汨地把河水引向远方。在渠水面上方不到两尺的崖壁上,有几株黑色的水藻。

这一觉睡得好长呵!梦见山爱上海,海呼唤山;梦见珊瑚成礁岛,深海成陆地;梦见鱼生足,龟生翅……可惜凿渠的人惊了一场好梦。

咱们怎么贴到红红的岩石上了呢?那些游戏的鱼儿哪儿去了,小虾呢?还有美丽的珊瑚……这一切都永远不再出现了么?

5、小鱼化石
两条小鱼还正在游曳,任凭再神奇的艺术家,也画不成它们的神态。在二十亿年沧海桑田的时光里,小鱼看见过多少种变幻,听见过多少种声音呢?

用最锋利的刀剥开小鱼,就能听见海啸由远而近,看见熔岩涌出地壳,还有爆炸、流动、凝固、上升、沉降、断裂……二十亿年的沧桑,都曾留下它们的映影。

然而,谁也没有勇气去如此地接近小鱼,接近那遥远的记忆。让这一切都永远是一个秘密,令人神往吧!

6、猪叫石
有人说它每年都要叫,有人说它每当天下有大事发生才叫。天下之大,世事纷繁,每一天、每一刻都会有无数事情发生,可谓大事的,也是多得不可胜数。它叫之前会有大事;它叫了,当然会有大事发生;它若不叫,也会有大事发生。

我想它的形成,大概有十亿年吧。它的每一次叫喊,都是十亿岁的岩石振动发出的声音。这沉沉的岩层一定记载着亿万年的风云变幻,胸怀亿万未遂之志。有一阵悠长的风顺着峡谷吹过来,能够吹散层层落叶的覆盖,穿透漫漫岁月的尘埃,终以达到岩层裂缝深处,久久沉默的岩石,再坚强的灵魂也会颤抖,仅仅是微微的振动,也可能释放出亿万年大千世界里的种种风云。

岩层每一次微微振动发出的声响,都是世上少有的宏大妙音。我们只能听见它雄浑的低音;而那繁丽、微妙无穷的高音,超越我们的听觉阈,往往不为世人所懂,只有非常灵性的人,才能凭着想象和长风一起欣赏。

标签:
上一篇:风-石山青
下一篇:风-石山青
我来说两句
0 人参与评论,查看详情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

验证码:

注: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

^_^ 人喜欢

关注TA

给TA留言

扫描二维码进入
手机官方网站